爱福乡食物森林是朴门永续设计下的食材花园的自然村,全息自然农法实践者。如果你想,如果你爱分享,如果你爱有机生态,欢迎关注爱福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lt=

当前位置: 主页 > 博客 > 美丽乡村 > 苏格兰芬霍恩生有机态村探访记(二):深入朴门永

苏格兰芬霍恩生有机态村探访记(二):深入朴门永

时间:2016-10-10 17:29来源:有机会 作者:网络 点击:
编者按:地球目前面临的危机之一是:人类过度消耗资源,制造太多废弃物,却无法回收再利用。如果能够减少消费,让废弃物进入自然的循环圈里,得到再次利用的机会,离永续似乎

  

  编者按:地球目前面临的危机之一是:人类过度消耗资源,制造太多废弃物,却无法回收再利用。如果能够减少消费,让废弃物进入自然的循环圈里,得到再次利用的机会,离“永续”似乎也能更进一步。然而,永续并不容易,在生态村里住了数十年的克雷格·吉布森(Craig Gibsone)先生,仍面临一些挣扎,且来看看他的生活哲学。

  参访芬霍恩(Findhorn)生态村的行程进入第三天,这日迎接参访团的是苏格兰不正常到极点、冷冽的“盛夏”。原以为是我们不熟悉这边的气候,但气温冷到当地居民都需要打开暖气;对我们这群来自亚热带的访客来说,有幸经验到夏季寒流的到来也相当难得。

  不过在劲风冷雨中,苏格兰开阔原野中的色彩却显得丰富。在芬霍恩这个不算大的角落当中,住家或公共场域处处可见的林园里,紫黑、橘红、橙黄、嫩绿、垩白在灰色宁静的背景衬托下,让人不禁赞叹自然用这种配色方式,展现纯粹却多样的美感。

  

 

 

  

有机生态村

 

  芬霍恩生态村的自然建筑

  一行人来到在芬霍恩生态村已住了40几年,一位朴门农学的实践者──克雷格·吉布森(Craig Gibsone)先生的家。他将略长的白发用黑色发带随意固定,身上穿着褐色风衣。尽管风衣上头的几个小洞泄漏了风衣的年纪,但冷冽的大风贯穿小洞后带起一阵衣角婆娑,反而透露了主人的率性。

  帅气的克雷格带着兴奋的语气向我们介绍他的小菜园。在几块长条状的土地上看似随意但却精心用篱笆区隔出不同的绿色小岛中,偶尔可见野鸡在庭园四处爬抓、啄食,俨然一副园中大总管的模样。忽然,一个壮硕的小家伙抢占了大家的目光——牠是只拥有人类两个手指宽、一个手掌长、黑得发亮的鼻涕虫。“其他农夫或许不欢迎牠,但我可不怕,因为菜园里养的鸡可以帮忙‘清理’这些小家伙。”克雷格对我们表示:“大自然里的生物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和功能;用最少的人力介入,让自成体系的自然自己生长,是这儿的规则。”

  不要整齐划一,要生物多样充满野趣

  低头看着克雷格田园中巨大的红色大黄、白萝卜、高丽菜,以及一些不知道中文名的各式蔬果,这才令人发现原来这是一片不施肥洒药、不除杂草、随意撒种、在自然选择下长成一片欣欣向荣的生态园。在解说中,克雷格语带骄傲地说:“这一株是自生自长的、那一株也是……还有那一株……”对于人们试图用经营诊所的心态驯化大自然,将原本充满野性、多样性且生态平衡的环境弄得整齐划一,克雷格相当不以为然。他说他的菜园模拟了自然界的状态,要和自然共同创造一个生态平衡的小园地。

  在他的细细解说中,我们了解这就是朴门农学的精髓──强调仿效自然、顺应自然的生长模式。因此他在耕种时并不翻土,以免破坏底层的生态系统,取而代之的是采用覆盖的模式,这么做除了可让农作产生的副产品(如麦杆、枝叶等)再次回归成为大地养分循环的一部分,此外也可藉由覆盖纸板、布料的方式,来抑制杂草的生长,如此一来,就不需花时间施肥、除草。对克雷格来说,整个过程他只需要付出少量的劳力,放手让自然接手该发生的事情,也因此他可以将时间花在其他象是捏陶、艺术、酿酒等的活动当中。

  近年来在台湾大地旅人、亚曼园等组织的推广下,朴门已经是渐为人所知的“农艺手法”,但克雷格先生更近一步将这项设计手法,融为成为生活中紧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他的家、他的农园所有设施,都仿效了大自然的生态系统来设计;对大自然来说,没有任何生物是无用、多余的,所有东西都有其重要性,并能重新回归、再利用,因此也就不会产生任何的浪费。 (责任编辑:苏岚)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并分享爱福乡公众平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