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福乡食物森林是朴门永续设计下的食材花园的自然村,全息自然农法实践者。如果你想,如果你爱分享,如果你爱有机生态,欢迎关注爱福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lt=

当前位置: 主页 > 有机【专题】 > 有机新闻 > 有机生态文化·中外“生态村”理念的差异

有机生态文化·中外“生态村”理念的差异

时间:2016-10-10 17:02来源:有机会 作者:网络 点击:
在中文网络上搜索 生态村 这个词,会出现非常多的新闻报道某镇花XX万元巨资打造文明生态村,某县在一年内建设XX个国家级生态村可是,这样的生态村只是碰巧和笔者之前介绍的国际

  

  在中文网络上搜索“生态村”这个词,会出现非常多的新闻报道——某镇花XX万元巨资打造文明生态村,某县在一年内建设XX个国家级生态村……可是,这样的“生态村”只是碰巧和笔者之前介绍的国际范围的生态村(Ecovillage)重名而已,两者的联系比较少。但是,既然都叫生态村,那么我们不妨将他们做个比较。

  

有机生态

 

  中外“生态村”差距

  先说说外来的生态村概念。国际生态村运动的奠基人之一,Robert Gilman对于生态村(Ecovillage)是这样定义的——生态村是人性尺度的功能全面的居住地;在生态村中,人类的活动无害地融入到自然界中;生态村能够支持人的健康成长,能够成功地延续到无限期的未来。

  知道了这个概念的中国人,常常会觉得生态村离我们实在太远,仿佛乌托邦一般是幻想中的场景。某些国内学者也这么想。有人说,中外对于“生态村”的认识不同,是因为“发展阶段”的不同。我国学者通常将这种差距归咎于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这个事实。可是,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生态村网络展示的世界生态村地图上,有相当多来自所谓“发展中国家”、“第三世界国家”的生态村。比如东南亚的泰国和印度等国、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加纳和津巴布韦等国、以及拉丁美洲的很多国家,他们都有许许多多的生态村分布其中。而这张地图,仅仅反映着全球生态村运动的一小部分。洛杉矶生态村的创始人,也是全美国生态村运动的推动者之一Lois Arkin估计说,全球可能有数以万计的生态村,而他们的出现是不会和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阶段有什么直接联系的,甚至有很多是经过保护和改造的传统土著村落。

  那么,在中国,什么样的地方才能被评选为“生态村”呢?

  我国的生态村评价标准

  

有机生态

 

  我国“国家级生态村”的考核指标

  以上这张表格,是我国“国家级生态村”的考核指标。不得不说,要达到这个标准,在“粗放式发展”普遍的我国的确有挺大难度。但是它与国际上通用的生态村理念还是相距甚远。主要差别有比如但不仅限于以下几个方面:

  1. 生态村仅仅是在农村吗?我国生态村仅仅是针对农村而评选的;国际上的生态村则有一小部分是位于城市中,比如处在洛杉矶城区的洛杉矶生态村。其目的在于鼓励城市人也主动转变生活方式,尽可能以社区为单位,过一种更健康的生活,尽可能减小日常生活对于环境的冲击。

  2. 什么是污染?我国生态村评判标准中“污染控制”这一项设立的指标并不全面,仅仅是需要处理生活废水、生活垃圾,以及工业垃圾。但是,众所周知,人们对于环境的破坏不是仅仅在扔掉垃圾的那一瞬间才发生的。比如,每购买一件东西,这商品背后的开采、运输和消耗过程都是在对生态发生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国际生态村大多倡导资源共享、社区互帮互助,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必要的消费。他们对于自然建筑的喜爱也是因为这种“非主流”的建筑形式能够帮人们减小生态足迹。

  3. 生态村是否允许化学农业污染?“污染控制”一栏对于生活和工业的废弃物处理率有较高要求,但是“可持续发展”一栏标准中对于“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基地比例”以及“农药化肥平均施用量”的要求却比较低。这不能不说是自相矛盾的——难道化学农业产生的大气、土壤、水体污染不应该被放在“污染控制”当中去考虑吗?就算一个村子处理了他们所有的生活、工业废水和废弃物,却还是有一半的村民滥用农药、化肥,那么不能不说,他们的生活方式的本质是得不到明显改善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国际生态村对于有机农业和朴门永续设计非常热衷,因为他们清楚化学农业的危害性有多大。

  4. 公众怎么参与?有关“公众参与”一栏,中外生态村的差异就更明显了。我们的标准只要求村民对“环境现状”基本满意。可是国际上对于生态村的“社区性”有相当高的期望值——很多生态村从萌芽时期就会由村民们共同设计,有定期的社区会议来讨论问题,期望达到平等互助、让社区有“家”一般的感觉。生态村绝不仅仅是为了环境保护,同样重要的是为了“人的健康成长”。而真正和睦、民主的社区氛围(相当于我们所谓的“公众参与”),是营造生态村的必要条件。

  5. 生态村运动由谁主导?另外一点很大的不同,即我国生态村由国家政策主导,国际生态村则是“草根”行动,由民间自发组织和管理。虽然全球生态村网络提出了具体的建议,但是没有什么数字上的考核指标,更不会有人去审查一个生态村是否符合什么指标,一切都是由生态村村民们自己去把握。当然,有些国际生态村(比如芬霍恩生态村、洛杉矶生态村等等)是著名的旅游目的地,旅行者的探访也算是“检查工作”的一种吧。

  总体来说,国内的生态村评价标准无疑能够对于农村可持续发展起到促进和支持作用,但是还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发展空间。单凭这样的标准,不太可能使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方式、社区关系、自然环境有明显的改善。

  国内有学者撰文说,“在发达国家,人们创建生态村的目的有三个:即生态化,宗教精神化,社会化”。这种说法不完全准确——“宗教精神化”明显是不符合事实的。北美理念社区协会统计,在1995年,就有65%的生态村是不以宗教为目的的。如果您登陆该协会网站的论坛,读到新近出现的生态村的创办历史、基本理念,您也会发现,他们当中很多都是以倡导“永续生活”为主旨,与宗教无关的生态村很是普及。以自己的生活方式转变去回应这个世界的种种危机和问题,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生态村其实是“理念社区”的一种。有关理念社区的更多常见误区的解读,请点击这里。

  

有机生态

 

  全球生态村网络GEN对于“生态村”的解读

  国际生态村运动的代表性组织——全球生态村网络(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简称GEN)对于生态村的概念从社区、生态、经济和文化四个方面做了的解读。每个组织对于生态村的理解都有略微的差别,但以下这些反映了全球生态村居民的共同愿望。注意,“社区”在这四个方面中是位于首位的。 (责任编辑:苏岚)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并分享爱福乡公众平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