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福乡食物森林是朴门永续设计下的食材花园的自然村,全息自然农法实践者。如果你想,如果你爱分享,如果你爱有机生态,欢迎关注爱福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lt=

当前位置: 主页 > 有机【专题】 > 有机农业 > 朴门永续设计·兼顾社会关系的农艺

朴门永续设计·兼顾社会关系的农艺

时间:2016-10-09 21:14来源:有机会 作者:网络 点击:
本文作者孟磊 Peter朴门永续设计师的工作当中,有一大部分会涉及到社会与文化关系。我在台东的地位于阿美族的聚落居,最近在研究阿美文化的时候,突然有了这层体会,便想运用阿

 

朴门永续设计

 

  本文作者孟磊 Peter朴门永续设计师的工作当中,有一大部分会涉及到社会与文化关系。我在台东的地位于阿美族的聚落居,最近在研究阿美文化的时候,突然有了这层体会,便想运用阿美文化的内涵,进一步发展并重建朴门永续设计解决现今环境问题的能力。我用“重建”(reinstitute)一词,是因为我深信阿美族在数世纪以前,已经达到朴门设计所追求的境界:尊重大地的各种先天限制。当我目睹耆老在各种不同条件的自然环境当中生存,包括在产季捕捞沿岸海产、上山打猎并收割农作物时,又再度确认了这点。这种可持续的文化在制式的教育体系建立之后慢慢丧失,后来又受到农药发明、酒精入侵部落和高速公路开通这三重致命的打击。阿美族每个月至少会损失一名耆老,跟前面三项因素的出现大有关系。以可怕的除草剂巴拉刈(Paraquat)为例,这种毒药已经在世界各地,包括日本、巴布亚纽几内亚、哥斯达黎加等国,造成上千名意外死亡、自杀和生病的案例。

  巴拉刈因为毒性强大,会伤害两栖生物、水生动物和鸣鸟类,已经被芬兰、瑞典和奥地利等国明令禁止,不过在台湾是非常普遍,几乎每个月都会喷洒的除草剂。在很多贫穷的国度,因为巴拉刈价格低廉,常是负债累累的农夫用来结束生命的自杀工具。上个月,住在都兰北边兴昌部落的一位原住民邻居就吞下一整瓶的巴拉刈企图“解决”债务问题,好在及时被附近的朋友发现他“僵硬、呕吐、眼神可怖”地倒在地上,赶紧送医急救并催吐,才不致丧命。属于四氮系类的巴拉刈常用来清除宽叶杂草,药效发挥快,并不会选择性地除去特定植物,接触植物时会破坏植物的组织,也会渗入植物内部进行破坏工作。巴拉刈被人吞服之后,会先灼伤口腔、喉咙,消化道被刺激后会出现腹痛、无食欲、恶心、呕吐与下痢等症状。其它的中毒反应包括口干舌燥、呼吸短促、心跳加速、肾衰竭、肺部疼痛与肝脏受损。很多人都因此而致病,甚至死亡。

  

朴门永续设计

 

  这些散落在我的农地上的杀虫剂包装袋,显示附近有人在用。关于这个现象,我还在学习用沟通和建立互信的方式,来回应邻居们的行动。

  我在2008年12月来到我在台东的地,发现地界上刚被喷了巴拉刈,我那块地上也有被犁过的痕迹,留下的凹槽之深,在八个月后,碰到下雨还会积水。邻居还说他帮我们犁田是免费服务……

  虽然巴拉刈和其它除草剂的害处不可胜数,但农药已经是农耕文化的一部分,连农药发明以前就知道用其它有效途径控制杂草生长的原住民,也对除草剂的使用习以为常。一位当地耆老曾经邀请我去参观他的有机菜园,等我去了之后再跟读者分享。很不幸地,政府数十年来推广农药的政策,取代了所有的有机技术,让多数老一辈的阿美族人相信使用巴拉刈和其它除草剂才是正确的农耕法。我们应该缩小这个特殊的环境-文化认知差距,让老一辈的族人对传统农耕技巧重拾信心,并了解这对环境和原住民文化将带来长远的好处。但是要消除这个认知差距必须先克服许多质疑与不信任。这项工作并不容易,我当初草率行事便证实了这一点。刚发现自己的地被别人喷药时,我很生气地去找那名邻居理论,要他别在我的地上喷巴拉刈,结果他吐了一口鲜血般的槟榔汁在我的靴子上,这个回应反倒让我不知所措。这名年事已高的阿美族邻居最后还辩说:“反正我们早晚都要死,要死早就死了。”这件事让我去不得不去破除许多情感与文化上的惯性,也更想找出一个各方均能接受,也兼顾文化面的解决途径。 (责任编辑:苏岚)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并分享爱福乡公众平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