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福乡食物森林是朴门永续设计下的食材花园的自然村,全息自然农法实践者。如果你想,如果你爱分享,如果你爱有机生态,欢迎关注爱福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lt=

当前位置: 主页 > 有机【专题】 > 有机农业 > 自然农法·一个农民的“自我特供”实验,又一个

自然农法·一个农民的“自我特供”实验,又一个

时间:2016-10-10 10:42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网络 点击:
当我们对土地不再恭敬,向土地施以各种毒手时,土地也就不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是土地放弃了我们,而是我们舍弃了土地。 幸好,有安金磊,以及安金磊们,他们用自然的方式,

  

  

自然农法

 

  当我们对土地不再恭敬,向土地施以各种“毒手”时,土地也就不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是土地放弃了我们,而是我们舍弃了土地。

  幸好,有“安金磊”,以及“安金磊们”,他们用自然的方式,在缓步唤醒土地,让土地重塑生机,重新成为我们的衣食父母。

  你可以不学安金磊,但不能不知道有这样一群人在践行着自己的梦想,过着一种完全不同于我们的生活。

  

自然农法

 

  树林、麦田、河沟,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远处,村庄的墟落在大地的臂弯里渐渐显现;近了,更近了,熟悉的房舍,鲜亮的绿漆大门,贴着鲜红对联的高大门楣,魂牵梦绕的老家到了。

  河间市北石槽乡满堂村,南距河间市区30公里,北距任丘市区20公里,东距大城县城40公里,这是冀中平原腹地、保廊沧三县交界处一个典型的农业村庄。但临近村边,触目可见的各种台布加工招牌以及盘踞在路边、比肩相挨的各种小厂昭示着人们,工业化的触角已深深触及这片土地。这里方圆几十里是当地有名的酒店用品生产地,越来越多的当地人或在当地生产各种布草,或将产品从这个偏僻一隅远销到全国各地,还有的则在外地办厂。仅从满堂这个村庄走出的小老板,在全国各地开店、拉业务,每年赚取的利润不亚于一家大型企业。如今,因为年的召唤,他们又回到这里。但今年,他们的谈论话题,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赚钱……

  初一晚上的素净农家宴

  初一的晚上,在满堂村临近大河路的一个农家院落里,一桌素净的农家宴已经摆上了餐桌。团围在桌旁的是满堂村几个“发小”兄弟。其中一位平头、自称“一夫”、名叫顾万民的男子,是这次家宴的召集者,也是这所庭院的主人。另一位叫做顾万禹的,现在洛阳经营着一家酒店用品门市。另外几位,一位在石家庄工作,还有几位也从事着与台布有关的不同生意。几个男人,均已年过四十,岁月的沧桑以不同的形式镌刻在他们脸上,久别重逢,再加上春节特有的团聚氛围,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激动与喜悦,谈话便从桌上的饭菜开始。“今天的菜全是素菜,全是我的地里产的,独一无二的"特供"。”庭院的主人取名“一夫”,开场说道。“这是自家种的花生。”“这是自己做的醉枣。”“这是自己下的蛋。”“你自己也会下蛋吗?”其中一位立马趁势取笑,所有人都跟着大笑起来。

  

自然农法

 

  说起养鸡的经历,“一夫”先生脸上现出孩子般的兴奋,他说:“家里一共养了6只鸡,因为养了一只淘气的小狗,咬死了3只,还剩下3只,但这3只鸡下的蛋,也够我们吃的了。你不知道,最令人惊喜的还不是这些鸡蛋,这些散养在农家宅院的鸡,今个儿把蛋下在了屋后的墙角处,明天,又把蛋下到了两根废弃的管子缝隙处,鸡下蛋专捡犄角旮旯的地儿!这不,今天刚在房后的一个水桶里新发现了七八个。所以,今天我用自家下的蛋做了三道菜:蒜薹炒鸡蛋,木耳炒鸡蛋、香椿炒鸡蛋。”“一夫”先生介绍到了哪里,一双双筷子便立刻伸向哪里。谈笑间,满溢着青翠菜肴的食盘已都缺失了一角。“现在,还有哪些东西能吃呢?”名叫顾万禹的男子边品咂着菜蔬,边感叹地说,“最近看电视我才知道,核桃露可能一点核桃都没有,果汁可能跟水果一毛钱关系也没有。现在的人们,吃到嘴里的东西,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想想,咱们真是可怜。”“是呢。过去咱们种地是草木灰肥,用牲口和人的粪便做肥料,现在全是化肥、农药,一个水果从出生到成熟要打十几遍农药。尤其是植物生长调节素的使用,西红柿说让它什么时候红,就让它什么时候红。还有那些快速催成的鸡鸭和转基因食物……现在我们吃的就是这些。”一旁的“发小”也感叹。“想起一则笑话,说一个人买了一根黄瓜回去,咬了一口,就放在冰箱里,结果第二天再拿出来,咬的那个缺口又长上了!”“一夫”说完,大家立即哄笑了起来,但大笑之后,每个人的心里明显多了一种忧虑。“现在,高血压,高血脂、心脑血管病,各种癌症,净些个不好治愈的疾病。说到底,我觉得还是饮食造成的。民以食为天,一切都应该从吃这个源头上找起。所以,今年我们准备租几十亩地搞有机种植,建一生态农庄,明年,我们就可以在自己的庄园吃上"特供"的饭菜了。”

  桌上几位久别离家的“发小”立即被这个想法吸引了,举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不动了。“今年,我和万禹想从村里协商50亩地,如果50亩不行,就先30亩,把农民闲置的一家一户的地集合在一起,进行整体开发。我们采取不上化肥,不打农药,人工锄草,完全有机生产的方式,进行耕种,我们先从粮食、蔬菜做起,五六年后再扩展到瓜果,地,我们已经开始协商了。”“你们真的想贸然开始吗?行不行啊?”其中一个在外经营着工厂的“发小”问。“我自己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再有,我们还有一个可参照的对象,安金磊老师……”

  “满堂守望者”的自我特供实验

  “大约在七八年前吧。”“一夫”说,“我刚买了电脑,就看到了燕赵都市报上报道的"你不能不认识安金磊"的文章,这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

  安金磊,枣强农民,燕赵都市报2012年度“感动河北”人物,他用纯粹有机的生产方式,生产纯有机的农产品,不使用快速高效的化肥,却从养鸡场买来鸡粪;不使用除草剂,40多亩地全部用人工除草,而且要留一些草涵养水分;不种整齐划一的单一作物,而是棉花和玉米、芝麻多种作物间作;不使用转基因的种子,而是自己筛选培育……庄稼、果实、昆虫、鸟类、微生物共享共处,土地、人、自然形成一个天然和谐的系统。

  在满堂村,从事酒店用品生产营销已成为当地的一种特色产业。当越来越多的同龄人加入到这个行业时,“一夫”并没有离开满堂的土地。他在村边开了一座小小的加油站,为大河路往来经过的车辆加油,为此,他将自己戏称作“满堂村的守望者”。据“一夫”介绍,在当地,种一亩小麦,浇一水的成本是80元,上化肥,又得百八十元。如果单从成本上讲,种不如不种。所以,很多当地村民一般是捡最好的地块,种上一季,够自己家吃就行了,下一年,宁可让地荒着。在当地,如果选择在村边的小厂打工,男的多时一天能挣200多元,女的也能挣100多元。一对夫妇,不离家不离土,一年就能挣上小10万元。如果离家到外地去,跟着那些在外地开门店的人打工,男的一年至少能挣五六万,女的也能挣个四五万元,夫妻一年挣个10来万元,那是居中的数。谁还会种地呢?在家还守着土地不放的,全是“6038部队”。他的一位邻居为了省事,就把自家的七八亩地全种上了速生杨。即使还在耕种的土地,也由于机械化的普及,没有人再投入耐心和汗水精耕细作了。人们对土地不再恭敬,土地也不再是人们的衣食父母。土地成了许多农民的弃儿。

  

自然农法

 

  从报纸上认识安金磊后,从2008年开始,“一夫”顾万民租用了一个邻居的一亩七分地,简单平整之后,他开始了一个农民的“有机特供生态种植实验”。第一年,他种的农作物是花生和红薯,种子是自己筛选的“笨”种子,锄草全部采用人工,全部使用农家肥,一切按照自然、环保的方式进行。当年,他种的花生收成不错,但红薯的块茎却由于不施农药惨遭地蚕(一种小虫)侵害,每个红薯上的洞都能伸进去手指,几无收成。第二年,他试种了三种作物:芝麻和棉花、黄豆。这一年,棉花和芝麻长势不错,黄豆则几乎颗粒无收,由于不施农药,一种叫吸浆虫的小虫把嫩绿的豆荚全部吸食了一遍,最后长成的豆荚多数成了空壳。这些情况并没有使他受到打击,他感觉自己试种的面积太小了,就像安金磊所认为的那样,如果地块再大些,那么,虫儿消费剩下的,就是应有的收成。如今,他家吃的是自己种的全麦面粉,熬粥用的是自家种的玉米面。去年,他在那块一亩七分地的实验田里试种了一小片黑豆,除了虫子吃掉的,他还收获了十几斤,初一晚上的家宴主食黑豆窝头,就是这用手一粒粒拣出的黑豆…… (责任编辑:苏岚)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并分享爱福乡公众平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