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福乡食物森林是朴门永续设计下的食材花园的自然村,全息自然农法实践者。如果你想,如果你爱分享,如果你爱有机生态,欢迎关注爱福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lt=

当前位置: 主页 > 有机生活 > 衣食住行 > 自由付费的剩食buffet,温暖人心

自由付费的剩食buffet,温暖人心

时间:2016-10-12 19:53来源:上下游网 作者:网络 点击:
作者:上下游记者 蔡佳姗 夜幕逐渐低垂,台中市华美街的宁静小巷内,一间在白天丝毫不起眼的店面,到了晚上,格子木门内亮起了暖融融的灯光。正中央的大长桌陆续坐满了素昧平

  

  作者:上下游记者 蔡佳姗

  夜幕逐渐低垂,台中市华美街的宁静小巷内,一间在白天丝毫不起眼的店面,到了晚上,格子木门内亮起了暖融融的灯光。正中央的大长桌陆续坐满了素昧平生的客人们,特地到此享用“剩食buffet”。

  这是“憨人+社会企划实验所”的基地“七喜厨房”,刚开幕四个多月,便在网络上引起话题。“共享经济”的理念吸引各方好奇群众,从一顿别具意义的剩食自助晚餐,点燃每个人心中关心环境与社会议题的火种。

  

有机蔬菜

 

  菜摊乐捐丑蔬果,减少三成浪费

  “其实我还蛮心虚的,”负责人杨七喜才三十出头,心直口快、手脚麻利,脑袋清晰,即知即行。她原本的计划主要是做街友送餐,为了不浪费用剩的食材,索性做成晚餐,开放共食与自由付费。

  没想到此举在网络上一夕暴红,“既然我被用剩食餐厅的角度关注,那就干脆转换过来。”经由志工介绍邻近向上市场里专卖有机无毒蔬果的菜摊,杨七喜开始每天去市场收集卖不完的蔬果,由义厨帮忙或亲自下厨,将丑蔬果转化为美味可口的自助晚餐。用餐客人可以用劳务换餐,也可自由订价付费。

  合作菜摊老板廖本晔说,他的菜都是特地挑选的无毒蔬菜,“平时损耗量达到三成!”他自己也深感可惜。想要捐给社福单位,奈何无人能够特地来载。有些菜只是外表受损,但明明可食,他就算花功夫剥除受损部位,也没人愿意买。

  自从和七喜厨房合作,“我省了很多挑菜的时间!”廖本晔相信,很多菜摊也都愿意捐出丑蔬果,只是没人去探问。

  

有机蔬菜

 

  (左)合作菜摊老板廖本晔(右)七喜厨房负责人杨七喜(摄影/蔡佳珊)

  丑蔬果原来根本不丑。杨七喜这天拿回来的蔬菜,包括草菇、茄子、玉米、苦瓜,还有一袋有机青菜。除了苦瓜和茄子表面略微擦伤,其他蔬菜根本看不出外观哪里有问题。杨七喜说,像草菇只是因为放隔夜会出水,当天没人买就会被丢掉。她端出另一篮由农场捐赠的格外品小黄瓜,歪扭的模样其实很可爱,更无损滋味。

  

有机蔬菜

 

  义厨助阵,剩食晚餐惊喜上菜

  到了傍晚,义工厨师阿菊师到来。青年阿菊师家里开餐馆,因认同七喜厨房的理念而前来助阵。每回他都必须因应今日搜集到的食材,随机应变设计出菜单,短短两个小时就要上菜,对他而言也是有趣的挑战。

  阿菊师充分发挥剩食再利用精神,用虾头和洋葱熬高汤,炒出“金瓜米粉2.0”。弯曲的小黄瓜切块后炒鸡肉,苦瓜切片抓盐去苦水、用豆豉与青椒拌炒,干辣椒炒奶油玉米,再快火炒个盐味蔬菜,一道道不同于寻常自助餐的佳肴就华丽登场了。长桌旁的客人们早已迫不及待,拿起木盘排队夹菜。

  

有机食谱

 

  席间有好几位是远道而来的游客,还有四位明道中学的女学生,是看了网络社群Dcard的推荐特地过来(有篇七喜食堂的食记获得破天荒的2万个赞),打算以工换餐。用餐完毕,厨房里突然端出蛋糕,原来其中一位同学今天18岁生日,在场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同感惊喜,一齐开心祝贺。一张大餐桌的萍水相逢,就这么联系起金钱无法计算的奇妙缘份。

  “我收一摊的菜,就可以供应10-15人份,”杨七喜说,未来如果人力足够、多收几摊,就可以供应更多餐数。她希望可以继续往社区食堂发展,类似日本正夯的“小孩食堂”,提供邻里的独居老人、放学后孤单的小孩以及其他弱势族群,有一个安心吃饭的地方。

  杨七喜也计划着以后可以扩大编制,聘请更生人、艾滋病患、单亲妈妈来厨房工作,往庇护工场迈进。

  

有机餐厅

 

  用料理改变世界,负债也甘愿

  “我想用料理改变世界!”除了剩食自助餐,杨七喜平常白天还忙着煮印度咖哩,卖餐也卖调理包,不定时也送餐到人安基金会给街友。她说,咖哩的成份对身体非常好,可以帮助街友改善隐形饥饿、营养不均的问题。她并希望以后可以协助街友制作咖哩调理包,直接帮他们创业。

  她的梦想蓝图中,还有“玉兰花行动沙龙”,试图为街卖者开创除了卖口香糖、面纸之外的崭新可能。她与插画家合作,企划设计了各种连结不同社会议题的纸胶带,主题包括反核、流浪动物、海洋教育、台湾老屋等等。当消费者向街卖者选购文创商品时,也直接与自己关怀的议题对话,与此同时,街卖者也成为推动社会向前的关键力量。

  不过这计划还差临门一脚,纸胶带都做好了,但是“没有钱,没有人!”杨七喜不讳言,为了完成梦想,她其实负债累累。面对生活,有着免疫疾病的她每天都在战斗,与这世界各种不公义对抗。卸下战袍后,她其实也是爱笑爱哭的一般女子,为发不出薪水而崩溃懊恼。

  

有机餐厅

 

  七喜厨房负责人杨七喜(摄影/蔡佳珊)

  招募憨人同伴,翻转甘苦人生

  对街友与弱势的关心,起心动念为何?“街友是很多社会问题的综合,”杨七喜说,她本对社会议题关注,从动保到反核都实际参与;几年前,她看到一位街友伯伯在设计展门口卖大志,四个小时只卖出八本。她纳闷,一天几百元,真的够生活所需吗?

  “我想要创造一个很棒的循环,让他们真正能在工作上感到骄傲,从底层开始翻转,”杨七喜说着说着眼中发出光采,“如果有一两个人能因为我做的事情,得到一些契机,开始翻转迈向有尊严的人生,这样就足够了。我负债又有什么关系?”

  “创意带动公益,创造善念循环”的理念,目前已吸引十几位志工加入了“憨人”行列,一起为帮助“甘苦人”努力。这小小的七喜厨房,不只是剩食餐厅,也为社会集气,如同一道七色彩虹,搭起梦想与行动的桥梁。

  

有机香草餐厅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原文链接:newsmarket.com
香草餐厅

本文版权属于爱福乡食物森林(www.ifuxiang.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责任编辑:苏岚)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并分享爱福乡公众平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